首页 > 关于康裕 >
新闻资讯
住院二型糖尿病患者OSA患病率达61%
发布者:HHCC 发布时间:2015-01-03 点击率:1208
 

10694_45d1e41b-517f-47c2-b9fa-f949a259995b.jpg
丁香园:非常感谢纪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刚刚您对住院二型糖尿病患者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SA)的情况进行了一个报道,那么目前中国百分之六十一的患病率大家觉得特别惊人,这个造成患病率比较高的原因有哪些呢?
纪教授:对OSA的流行病学研究显示,超重和肥胖的人群中OSA是一个非常常见的一种情况,随着超重和肥胖人数的增加,OSA的患病率在全球呈现一个增加的趋势。
但是也有研究显示,实际上糖尿病和OSA直接的相关性是独立于超重和肥胖的,那么在这种糖尿病人群中,在不同的国家所做的流行病学研究显示,它的患病率还是比较高的,有预测v会成为继糖尿病之后的又一次全世界大流行的流行病,OSA是一个严重的健康问题,需要去诊断和治疗,我们所感兴趣的是如何去有更多的机会去发现这样的人群,并且对他们进行干预,在中国住院的二型糖尿病患者中,做一个研究就是为了了解,利用住院的这样一个机会,有没有更好的提供对OSA诊断发现的这样一个机会性筛查的必要性。
从我们调查显示,在住院的二型糖尿病患者中,它的患病率高达百分之六十,并且需要干预的患者的比例也接近百分之四十,这提示在患者住院的期间,可以通过这样一个机会进行筛查,然后对他们进行适当的干预,来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和健康结局。
丁香园:那您刚刚也提到希望内分泌的或者内科的医生能够关注一下OSA,对于它在临床上的目前的干预手段主要包括哪些方面呢?
纪教授:其实最简单的干预手段就是减重,因为以前曾经有过很好的研究显示,减轻体重可以明显改善OSA的患病危险,因为在国外进行比较大系列的减肥手术的治疗,也可以看到,在减肥手术之后,OSA的患病率风险明显下降,这都提示减重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但是有些患者减重如果不能很好的落实,或者说效果不好的情况下,最常用的方法还是甲型的呼吸机,这种呼吸机现在已经做到能够随身携带,能在家里面使用,并且它的噪音很小,病人很容易耐受,所以这也是一个非常常用的并且有效的干预方法,那么对一些比较困难的患者,可以采用手术的方法,来进行调整。
丁香园:在本次会议中,您也对二甲双胍进行了临床解读,根据您的临床经验,还有基层医生,目前在临床对二甲双胍的临床应用中主要存在哪些误区问题?
纪教授:在我们国家可能是受指南的影响,医生往往愿意把二甲双胍应用于超重和肥胖的糖尿病患者的一线治疗,首选治疗,但实际上国内外的临床证据都显示实际上,二甲双胍的治疗效果是和体重没有明显关系的。
所以现在的指南已经建议无论是正常体重还是超重、肥胖的患者,二甲双胍都应该作为首选的一线治疗,如果患者对二甲双胍不能耐受,或者有二甲双胍使用禁忌症的话,可以考虑其他的药物,但是绝大部分的患者都应该以二甲双胍作为第一个药物来治疗,并且在治疗的过程中,如果二甲双胍单药治疗不能够很好的控制血糖的话,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加上其他药物,而不是把二甲双胍换成其他药物。
另外一个误区是使用剂量偏低,因为二甲双胍在一定的范围内,他的治疗效果有剂量依赖性,在国内外都有很好的证据支持,每天服用2000毫克的二甲双胍是最佳有效剂量,当然有的可以用到3000多毫克,也是一个安全剂量,但是似乎疗效不会有进一步的增加,所以我们还是建议在二甲双胍治疗的患者中,如果对二甲双胍能够耐受,可以逐渐的把二甲双胍调整到2000毫克/每天,这样有什么好处呢,一个是短期之内可以获得非常好的降糖效果,另外呢,这种剂量可以维持长期的糖化血红蛋白达标,这样可以减少了增加其他药物或治疗失败的机会。
丁香园:本次会议也对包括罗伊制剂,还有SLG2的抑制剂进行了比较多的讨论,那么纪教授根据您的经验来看,未来的口服降糖药主要的发展方向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纪教授:因为目前在口服降糖药中确实有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说传统的药剂,比如磺脲类药物,格林耐类药物,这种药物使用不当的话可以导致患者低血糖,还有一些患者可以增加体重,新型的DB抑制剂国内已经有好几种药物,还有受体通道抑制剂。
这类药物它的主要特点是:第一,它不增加低血糖发生的风险,第二,它是体重中性的,甚至可以改变体重,另外想ST2受体的抑制剂,还可以改善体重和降低血压,但是这类新的药物,如果从短期来看,它的疗效确实弥补了某些传统药物治疗上的不足。
但是它们长期的安全性仍然在评价当中,所以病人长期使用特别是ST2受体激动剂,上市时间比较短,在中国还没有上市,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结局现在还不太清楚。
丁香园:中国这个二型糖尿病指南更新发布了,能否请纪教授评论一下这个指南跟前版相比,它最大的更新的亮点在哪里?
纪教授:这本指南还是根据国内外新的研究结果,还有在中国以前的研究结果的消化和吸收,所产生的专家的共识而更新的,这本指南比如说,在血压的控制目标上,从原来的130/80改成了140/80,主要是根据实验结果发现,如果把血压进一步的降低的话似乎没有明显的益处,反而会带来很多治疗的副作用。
另外,这个指南也更新了一些新上市的药物,比如说DB抑制剂,还有受体激动剂,比较新的数据,另外这个指南还是比较强调在糖尿病的控制中不但要关注对血糖的控制,还要关注对心血管危险因素的全面的控制,比如说阿司匹林的使用,和降压的治疗。
丁香园:本次指南也增加了中国糖尿病风险评分表,我们也注意到总分可能大于二十五,这个患者就会增加OGTTOSA的筛查,这一些新的更新对于临床实践有哪些影响呢?
纪教授:因为确实现在看到中国是一个糖尿病大国,根据流行病学数据筛查的显示,在糖尿病患病率已经达到百分之十左右,但是在糖尿病患者中只有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人是已经被诊断的,也就是说有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的人,仍然不知道他们有糖尿病,基于我国这样一个大的人群,并且它需要反复的筛查,并不是医生只筛查一次就可以了。
所以不可能做基于人群的筛查,或者糖耐量实验的筛查,所以采用这种简单的、无创性的筛查可以反复使用,可以提示糖尿病患者的高危的状态,所以根据2007-2008年全国留下的数据,我们开发了糖尿病这样一个无创性的危险性的评分。
通过这个危险评分可以筛查出相当一部分血糖已经达到糖尿病诊断水平的人,因此可以主动的去医院,去接受有创的血糖OGTT的检查,进一步确定他们是否有糖尿病,这样的话就避免了大规模的筛查,或者是不筛查,所以可以有更多的人被发现有糖尿病,并且接受早期的治疗,减少并发症发生的风险。 
上一篇:无资料
下一篇:无资料